“谢谢你们分宜法院的执行法官,没有你们的执行力度,我这个农民工工资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拿的到啊”。一位年近花甲的申请执行人激动的对法官说。

  这是江西省分宜县人民法院近日执结的一起涉民生的拖欠民工工资的执行案件。在这起案件中,被执行人程某于2015年5月雇请申请执行人钟某为其从事泥工工作,2015年9月工作结束后经双方结算,程某尚欠钟某民工工资18534元并出具欠条一份。后钟某多次电话程某催付,但程某确一直借故推脱,拒不支付上述民工工资。钟某在再三催付无果后,于2017年2月向分宜县人民法院提起了诉讼,要求判令程某立即支付民工工资。

  在诉讼过程中,经审判法官不厌其烦的细致的做工作,程某与钟某终于达成民事调解,程某承诺分两期归还欠款,即于2017年12月31日前付8000元,余款10534元于2018年12月31日前付清。协议达成后,钟某殷切的盼望钟某能够主动的按约定履行第一期法定义务,但令人失望的是,程某仍旧言而无信,分文未付。钟某最后迫于无奈,于2018年1月向分宜县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案件受理后,材料当天就传到了法院执行官手上,执行官详细的看过材料,制定了周密的执行计划后,对程某的人迹行踪和相关财产展开调查,但因程某是个很“精明”的人,未查找到被执行人的人迹行踪。通过审判执行平台网络“总对总”财产查控,发现程某在车管部门登记了一两旧货车且经常在分宜县城出没,于是我们开始对该车辆进行可操作性的布控,拟通过以车找人的方法揪出程某。功夫不负有心人,通过分宜县公安交警部门的“鹰眼搜寻”平台,搜寻到并成功拦截了该车辆,我们接到通知后立即赶往现场并顺利揪出了程某,程某迫于该车辆拟被扣押影响其生意的压力,当场向申请执行人钟某支付了8000元。此为“一揪”。

  然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被执行人程某执迷不悟,在第二期付款时间届满时,故伎重演,仍旧拒不支付余款10534元。申请执行人于2019年1月再次向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根据申请执行人提供的线索,法院执行官等来到被执行人程某新的住处,但被执行人程某似乎“不在家”。于是执行官通过观察门口堆放的鞋子并结合申请执行人反馈的蹲守信息,推断被执行人很可能在家。面对被执行人执意不开门的情况,继续以敲门、喊话和劝说的方式责令程某开门出来,但里面仍旧无动于衷。执行官见状,思索了一伙,转而对程某家的户外阳台进行查看,在其中一破盒子找到一防盗门钥匙。法院执行官等人再次敲门喊话、表明身份并告知被执行人法律后果,在无人应答后立即用该钥匙试开启防盗门,令人惊喜的是房门果然被打开了。不出所料,被执行人程某正仰卧在床,抽着烟,很悠闲的样子,当被执行人程某看到“破门而入”的执行官等人,面如黄色,瞠目结舌,问“你们是怎么进来的?”。随即,程某被拘传到分宜法院办案中心,在劝说履行付款义务无效情况下拟对其进行拘留,被执行人迫于拟被拘留的压力,“再次”当场向申请执行人钟某支付了余款10534元。此为“二揪”。

  至此,被执行人程某拖欠申请执行人的民工工资圆满地执行到位,这才有了前文申请执行人感谢人民法院的一幕。